學術研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論文薈萃 > 正文

用好新基建 激發新動能

發布時間:2020-08-10 09:45:01 中國交通新聞網

今年以來關于“新基建”的討論很多,但關于其具體定義和本質內涵,各方說法不一,需要從理論源起、中央精神和實踐經驗等多角度深入探究剖析,明確交通運輸新基建的內涵和外延;同時,結合行業發展已有基礎,從交通運輸行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高度認識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并從規劃布局、融合發展、創新突破和綜合協調等多方面提出交通運輸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發展路徑。

什么是交通運輸領域的新基建

從理論層面看,新基建作為“基礎設施建設”的范疇,應從基礎設施的本質來討論其內涵和外延?;A設施是指為社會生產和居民生活提供公共服務的物質工程設施,是用于保證國家或地區社會經濟活動正常進行的公共服務系統。一般來說,基礎設施具有投資規模大、建設周期長、功能覆蓋廣的特點,同時具有準公共產品、規模效應和外部性等特點。按照世界銀行等機構的標準,基礎設施通常分為經濟型和社會型,前者包括交通運輸(鐵路、公路、港口、機場)、能源、通信、水利等基礎設施,直接參與生產生活過程;而后者包括文化、教育和社會治理等內容。交通運輸基礎設施作為典型的經濟型基礎設施,一般包括交通線路和場站等“硬件系統”,以及運行服務和支持保障體系等“軟件系統”?!靶滦突A設施”也應從基礎設施的本質出發,更突出設施的公共服務功能和基礎保障功能。

從中央文件精神看,新基建或“新型基礎設施”并不是一個新概念。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強水利、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管道、電網、信息、物流等基礎設施網絡建設,已初步拓展了基礎設施的外延,把信息、物流等設施擺在了與交通、能源等傳統基礎設施同等的位置。2018年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首次在中央層面明確了新型基礎設施的提法。2020年以來,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形勢下,新型基礎設施作為拉動經濟增長,促使現有設施轉型升級和滿足新時代生產生活需求的重要抓手,在中央層面屢屢被提及。隨后,國家發展改革委明確了新型基礎設施的范圍: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等。從中央層面表態的變化可以看出,基礎設施的內容是動態變化的,同時也通過明確范圍,一定程度上防止了新基建內容的泛化。

從行業實踐看,新基建提出的多項內容對交通運輸行業并不陌生,尤其是5G、人工智能、大數據中心和新能源充電樁都與多項行業重點工作緊密相關。近年來,新一代信息技術與交通運輸深度融合發展的趨勢日益明顯,交通運輸部也已針對數字交通、智慧交通、大數據和車路協同等出臺了多項政策文件,特別是以方便公眾出行、提高運輸效率、增進交通安全、加強環境保護為切入點,聚焦基礎設施、生產組織、運輸服務和決策監管等重要領域,加快了智慧交通建設,提升基礎能力,加強集成應用??梢哉f,交通運輸行業多項工作重點都屬于目前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范疇,已具備一定基礎條件。

綜上所述,交通運輸新型基礎設施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立足行業高質量發展要求,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信息網絡為基礎,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公益性交通運輸基礎設施。

——在發展理念上,新型交通基礎設施將由追求速度規模向更加注重質量效益轉變,由依靠傳統要素驅動向更加注重創新驅動轉變,推動行業形成一流設施、一流技術、一流管理、一流服務。

——在涵蓋范圍上,包括信息化交通基礎設施、融合型交通基礎設施和創新性交通基礎設施。其中,信息化交通基礎設施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術演化中涉及交通領域的基礎設施,如綜合交通大數據中心、北斗衛星導航系統、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臺等;融合型交通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如智慧公路設施、能源高速公路等,也包括采集設備、傳輸網絡等信息基礎設施;創新性交通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如行業實驗室、研發基地和科教基礎設施等。

——在發展思路上,優化存量資源配置,擴大優質增量供給,注重采用數字化、信息化手段提升現有交通運輸設施效率和質量,同時推動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形成融合基礎設施;完善信息交通基礎設施,同時創新基礎設施建設。

強化對交通運輸新基建規劃引領

推進交通運輸新基建,是優化現有設施存量和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必要支撐,是擴大優質設施增量的重要內容,也是滿足未來交通運輸需求的有效手段,對行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具有重大意義。建議通過以下幾方面舉措推動其發展。

科學規劃,前瞻布局。一是把新基建作為重要內容納入各類交通規劃,特別是抓住各地加快交通強國建設的背景,利用“十四五”規劃編制和交通設施項目清單制定的契機,把新基建內容納入其中。二是編制專項發展規劃,統籌謀劃新基建的實施路徑,在現有交通科技規劃或智慧交通規劃的內容框架基礎上,做好新基建的頂層設計,如針對5G在交通的應用、智慧公路、城市交通大腦等編制專項規劃或行動方案,統籌推進智慧交通產業與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協同發展。三是聚焦公益性交通基礎設施定位,厘清市場和政府的行為界限,重點圍繞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等推進,政府擔任“守夜人”角色,把出行服務和運輸產品等涉及商業的內容交予企業。

融合發展,優化存量。一是堅定不移地把推動形成現代化高質量綜合立體交通網絡、盡快補齊現有交通基礎設施短板擺在首位。優化完善綜合交通基礎設施網絡空間布局,統籌各種交通運輸方式發展,補短板、強弱項,重視發揮網絡效益和組合效率;圍繞安全可靠、便捷高效、綠色集約和經濟惠民等目標準則,實現立體互聯,增強系統彈性。二是推動交通基礎設施規劃、設計、建設、養護、運行管理等全要素、全周期數字化。構建交通基礎設施感知網絡,推動交通感知網絡與交通基礎設施同步規劃建設。三是做好傳統交通基礎設施升級和與新型基礎設施融合發展的接口預留,讓傳統設施在保留自身功能的基礎上,實現空間、網絡和數字資源共享。如推動高速公路、電力線路和光纖通信線路公用通道,為智慧公路和新能源公路統籌建設做好準備,加速交通基礎設施網、運輸服務網、能源網與信息網絡融合發展。

創新引領,有序推進。一是重視交通運輸數據資源的規范管理與有效利用。按照中央文件精神,培育交通數據要素市場,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數據資源價值、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建設完善綜合交通運輸大數據中心,發揮其對重大規劃和行業管理決策的支持作用。二是處理好智慧交通和運輸交通信息化與信息基礎設施的關系。充分利用我國多年來建設智慧交通體系、發展交通運輸信息化的基礎,聚焦基礎設施領域,有效提升交通運輸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水平。三是有序推進交通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避免地方政府為了穩增長、促投資“一哄而上”,需要從實際出發、找準著力點,各地可差異化推進新基建建設節奏,避免造成新的產能過剩。如近期可重點推進與交通大數據客流識別、智慧物流保障和基礎設施數字化等與疫情防控和社會經濟運行密切相關的新基建設施。

綜合協同,理順機制。一是加強多部門協同。交通運輸部門牽頭,聯合發改、能源、工信、自然資源等相關職能部門制定交通運輸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政策文件,加強政策指導;并對新基建涉及各領域進行跨部門資源整合、綜合統籌。二是理順政府部門和企業、市場之間的關系,創新規劃、建設和運營管理模式。在保障交通基礎設施運營安全和公共利益的基礎上,以信息化、智能化手段為契機,激發民間投資參與的積極性,探索建立政府和企業職責清晰、分工明確、緊密合作的投資建設及運營模式,提升各方效率。三是研究制定相關配套政策。根據交通運輸新型基礎設施的發展規律,研究制定相應的政策體系,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尤其重視完善發揮政府購買服務的機制,構建政府、市場、社會共同參與的發展格局。

(劉振國系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周忠鋒系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周游系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副所長)


首頁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